政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科技日报》头版头题报道政和科技

发布时间:2016/12/26 作者:admin 浏览:1280 分享至:

《科技日报》头版头题报道政和科技


    12月24日,中央新闻媒体——科技日报头版头题刊发《科技服务业的市场有多大?》,讲述了朱涛和他创办的政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成长发展史。这是《科技日报》首次在头版头题显著位置刊发有关政和科技的长篇通讯。这对政和科技近年的发展来说,是一个整体的肯定,是一个高度的期许,更是一个有力的鞭策。

   政和科技是目前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创新创业服务机构之一,累计为三万多家企业、三百多个政府管理部门和园区提供专业服务。公司在北京、天津、江苏、陕西、贵州、安徽等十余省市设立分支机构,服务涉及国内二十多个省市。政和人会坚持“成己为人,成人达己”的服务理念,将政和打造成科技服务业的第一品牌。

 

全文如下:

科技服务业的市场有多大?

——记朱涛和他创办的政和科技

   本报记者  孙明河

   2016年岁末,即将收官的政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又斩获两个大合同:安徽省创业服务云平台政府采购建设运营,贵州省贵安新区创新创业服务平台建设运营。至此,政和科技今年的服务合同额突破一亿元大关。

  一个人的业务

   有人说,政和科技就是科技服务业的阿里巴巴,无论其业务量、美誉度,还是开拓性贡献,都在科技服务业内堪称翘楚。尤其是在科技服务业+互联网领域,政和科技做得风生水起,大有行业老大的风范。但在8年前,它就是公司创始人朱涛一个人的业务。

  2000年从山东大学毕业,朱涛没有选择当时炙手可热的政府机关或外企,而是来到由山东大学几位教师创办的民营企业积成电子试验所(后来在深圳上市的积成电子)。法学专业毕业的朱涛,自然成了公司的一名行政人员,这也为朱涛投身于科技服务业埋下了伏笔。

   由几名大学教师创办的积成电子,具有与政府政策对接的传统,报项目就成了朱涛的主要工作。从开始的一头雾水到后来的模式化操作,积成电子的政府项目越来越多,朱涛的业务也越来越熟。一个人逐渐就忙不过来,朱涛不仅需要公司其它部门的协助,常常要把整块的业务外包。

   整整七年,朱涛亲眼目睹了一个民营小企业是如何在政府政策扶持下快速成长并发展壮大,也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商业机会。到2007年,他已经是积成电子的行政骨干,也是报项目的行家里手。他还清楚地记得,有一年年底,省经贸委系统出台一个支持高新技术企业的政策,他接到通知的当天晚上熬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就把申报书送达,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申报。由于申报政策把握准确、技术要点突出,积成电子成为那一批唯一获得支持的民营企业。甚至省经贸委领导在评审会上都指点道:有不懂的就去找积成电子的朱涛。

   朱涛思量,为什么不能成立一个专业为企业提供这类服务的公司呢?其时,已经在电力自动化领域卓有成效的积成电子即将上市,放弃大有“钱途”的上市公司高管职位,2008年,朱涛辞职创办政和科技。

   一天签约120万

   这是多大的市场?朱涛迄今也心里没底。按照他今天的实践和认知,只要社会的创新创业不止,科技服务业的市场就没有底。

  2009年初春,渤海南岸的山东莱州市寒风凛冽,朱涛来到这里拓展业务。驱车前往的路上,他还在设想如何敲开企业的大门。没想到,从头一天晚上到达,到第二天下午返回,24个小时签订服务合同120万元。闻讯的几家企业,一大早就来了两家,早餐的当儿,30万元的合同签署。本想到企业一家一家谈,可一个上午没有走出酒店门就又签下3家45万元的合同。到下午又跑了几家企业。这一天,朱涛带着120万元的合同返回济南。

   今年只有30岁的公司副总经理李洪升至今不能忘记,他刚到公司那年在济南举办一场企业培训会,会议室门口的文字资料100块钱一本,培训还没开始就被抢个精光。而2010年加盟公司的李淼,由于研究生专业是“科技创新管理”,刚进公司就被委以重任,“封闭在一个会议室里审读修改企业资料。整整两个多月,都把我看吐了!”

   对于全国的高新技术企业来说,2000年前后是一个坎。随着我国高新技术产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国家对于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标准和财税优惠政策作出较大调整,科技服务业的市场需求出现爆发式增长。朱涛和他的创业伙伴们站到了一个产业的风口上。从服务济南到服务整个山东省,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公司2000年的营业收入突破1000万元。

  为客户创造价值

   “如果把科技服务业简单地归结成为企业跑项目,那就没有政和科技的今天。”在朱涛看来,科技服务业与其它产业一样,其存在和发展的原因在于能为客户源源不断地创造价值。

   “七八个人,两三台电脑。”这是政和科技的初期状态,也是当下很多科技服务企业的基本形态。事实上,高企认定、财税优惠政策申请这些来自政府的服务一直是政和科技稳定的收入来源。“仅山东省一年的发明专利申请近10万件,每件发明专利申请按5000元计,这就是5亿元的市场。”而今,朱涛的目光已经不再聚焦于这个市场。11月份参加安徽省创业服务云平台投标的,不乏北京、上海的大公司,政和科技以对标的的准确把握、线上线下的完美结合和长期积累的综合优势,获得了这份总额一亿元的大合同。

   今天的星辉数控已经是国内有名的非金属数控设备研发制造商。从济南市企业技术中心、济南市成长型企业、济南市创新型企业,到山东省企业技术中心、山东省软件企业、山东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山东省创新型民营企业,乃至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还有70多件专利,这些含金量很高的软实力背后几乎都有政和的贡献。星辉数控基本上把科技服务的事务全部外包给了政和,双方的合作已经存续了6年。

   “我们不只是给企业做材料、报项目。”负责为星辉数控服务的李淼这样解释公司业务。由于国家和地方出台的各类政策,导向、目标、措施、重点甚至节奏都不同,这就要求企业在不同方面做出努力。比如高企认定就有研发投入、高新技术产品收入、研发人员、知识产权、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要求。科技服务不仅要梳理企业存量资源,还要帮它们补齐短板,规范并提升公司内部管理。专利不足的要帮助企业申报,人才不够的要帮助到处物色招聘,甚至帮企业制定战略规划,提供管理建议。而初创企业往往忙于产品开发、生产过程和市场开拓,没有人员和精力顾及这些眼前看来不重要的事务。

   这就是科技服务的市场所在。用朱涛为政和科技提炼的理念来说,叫做“成己为人,成人达己”。

(2016年12月24日,文 / 李晴   政和科技)